<samp id="4osee"></samp>
<acronym id="4osee"></acronym>
<rt id="4osee"><center id="4osee"></center></rt>
<rt id="4osee"><small id="4osee"></small></rt><sup id="4osee"><center id="4osee"></center></sup><acronym id="4osee"><div id="4osee"></div></acronym>
<sup id="4osee"><div id="4osee"></div></sup>
<rt id="4osee"><small id="4osee"></small></rt>
<tr id="4osee"><small id="4osee"></small></tr><acronym id="4osee"><small id="4osee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4osee"><small id="4osee"></small></rt>
歡迎來到遼寧村井坊酒業有限公司官方網站?。?!
公司資訊 / NEWS

酒鬼酒,四起四落

文章來源:中國白酒網 上傳時間:2023-12-19

在這一輪白酒調整期中,無論是業績還是股價,酒鬼酒都是跌得最慘的白酒上市公司。


過去數年,受益于全國化的紅利,酒鬼酒一路高歌猛進,用增長完美掩蓋了自身存在的各種問題。


風雨一來,公司基礎不穩的短板立馬顯現。


這一幕,與其過去的三起三落有所不同,結果又何其相似。


好在,公司認識到了問題的存在,甚至不惜將外界的“惡評”打在公屏上公之于眾。


敢于自黑是一種美德,可最終能否解決問題,則又是一說。


自黑明志


十天前,酒鬼酒(000799.SZ)在長沙召開了2023年度“馥郁大會”。這是酒鬼酒每年度的常規動作,總結過去,展望未來。


今年的馥郁大會卻有所不同,因酒鬼酒的公開自黑,至今仍在白酒圈津津樂道。


“酒鬼酒失速”“業績拉胯”“壓貨炒作”“庫存高企”“管理層在干什么”……酒鬼酒總經理鄭軼上臺發表演講時,他背后的電子大屏上,出現了上述“惡評”。當時,臺下坐著各級領導、行業協會、咨詢專家、經銷商客戶代表近800人。


這當然不是惡搞,而是酒鬼酒自解衣帶,主動展示傷疤。


酒鬼酒很清楚,在白字黑字的業績面前,所有的解釋都顯得蒼白無力。


2022年度,酒鬼酒雖然營收和歸母凈利潤均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,分別達到40.50億元和10.49億元,但增速與過去相比,已大幅降低。


今年以來,更是迎來大倒退。前三季度,公司實現營業收入和歸母凈利潤21.42億元、4.79億元,分別同比下滑38.54%、50.75%,這一降幅,絕對領跑A股白酒行業。


鄭軼對酒鬼酒的“失速”進行了較為客觀的分析:公司過去多年的高增長,是“依托酒鬼品牌自身的全國化經營,在結構繁榮高端化機遇下得到全國化快速布局的成果”,但這種動能在2022年下半年失效了。


確如鄭軼所言,2022年上半年,酒鬼酒業績還實現了超過40%的雙增長,但一到下半年,就直接垮了下去。到今年,更是不堪入目。


為了給經銷商打氣,股東方中糧集團多位領導出席大會,并明確表示,對酒鬼酒的支持不會變。


不再提百億


在馥郁大會上,分管中糧酒業的中糧集團黨組成員、副總經理朱澤,給酒鬼酒提出了一個新目標——全力打造成為一家具有差異化競爭優勢的“精品酒企”。為了實現這一目標,需要進行一場尖刀向內的改革,對原有的經營路徑有所堅持、有所舍棄。


這一新的戰略,與酒鬼酒過去的提法已大不相同。


2020年,酒鬼酒實現了連續4年營收超過20%的高增長,盡管當年的營收規模還只有18.26億元,但野心已急劇膨脹。公司順勢提出了“突破30億、跨越50億、爭取邁向100億”的宏大目標。


次年,公司用一個86.97%的漂亮增長,完成了30億元營收的跨越。在2022年6月舉行的年度股東大會上,時任中糧酒業董事長兼任酒鬼酒董事長王浩,仍在強調,自己對百億目標的信心不變。


遭遇2023年的大幅下滑,酒鬼酒終于知道了,喊口號解決不了問題。


公司總經理鄭軼明確表示,2023年的酒鬼酒處于新舊發展的轉換期,發展方式從以前的“擴張式”增長向“精耕式”增長轉化。2024年的目標,是實現恢復性增長。


今年的半年報中,酒鬼酒就已不再提及“深度全國化”,而是轉向精耕湖南大本營市場,省外改為聚焦戰略重點市場。


湖南是中國主要的白酒消費市場之一,2022年的市場規模約為280億元。酒鬼酒是湖南省內的白酒龍頭,但其在該省的市場份額僅為7-8%,未能形成絕對的領導地位。再看其他區域白酒龍頭,汾酒山西省內份額超50%、古井貢酒、洋河在安徽和江蘇的份額也分別超過或接近30%。


單從數據上來看,在大本營市場,酒鬼酒還有很大的潛力可挖??擅鎸ν馐∑放频膹妱莶季?、和本土品牌的割據,酒鬼酒想在短期內大幅提升市場份額,也有極大的難度。


在收縮戰線的同時,酒鬼酒極力壓縮產量,以維護市場的整體穩定。大量的庫存積壓在渠道,已形成了較為嚴重的價格倒掛,沖擊了品牌的價格體系。


今年上半年,公司內參系列、酒鬼系列、湘泉系列的產量分別為447噸、2178噸和447噸,合計3072噸,比上年同期減少了4273噸。


四起四落


即便是好酒之人,可能都并不清楚,酒鬼酒才是中國最早的高端白酒的代表。在上世紀90年代,價格最高的白酒不是茅臺,而是酒鬼酒。


酒鬼酒原是地處湘西吉首的區域性白酒企業,公司成立早,改制早,更是早在1997年就登陸深交所完成了資本化,成為了A股首批白酒企業之一。


次年,五糧液才成功上市;貴州茅臺登陸資本市場,則到了2001年。


1998年,酒鬼酒就實現歸母凈利潤接近2億元,盈利能力穩居行業頭部,僅次于同期的五糧液(5.53億元),高于貴州茅臺(1.47億元)。


不過,酒鬼酒未能充分發揮好自身的先發優勢,2002年即陷入虧損。當年,實現營業收入4.0億元,同比下滑22.76%;歸母凈利潤-1.45億元。


對此,公司自我總結:規模優勢不足、品牌溢價預先、市場網絡不完善等。


這時,湘西國資萌生退意。2003年,湘泉集團將所持酒鬼酒大部分股權,轉讓給成功控股,上市公司實控人變成了自然人劉虹。


在劉虹治下,酒鬼酒有過短暫回血,但隨即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。2005年-2006年,公司營收跌至谷底,兩年合計僅5.60億元。同期,虧損合計達到了驚人的5.14億元。


這種情況下,劉虹還把上市公司當成了自己的提款機,產生大額資金占用、虛假陳述貨幣資金等問題。因此,公司董事會被證監會集體處罰。


成功控股所持酒鬼酒股權被折價抵償、拍賣、轉讓,2006年,中國糖業酒類集團和港資皇權集團合資成立的中皇有限,成為公司新的控股股東。


有了強力股東在背后撐腰,酒鬼酒快速進入恢復期,駛入增長的快車道。


然而,隨著“塑化劑”事件的爆發,酒鬼酒銷量、收入、業績等,又在2013年迎來垮塌式下滑,久久無法恢復元氣。


危急時刻,中糧集團整體接收中國糖業酒類集團母公司華孚貿易的股權,酒鬼酒實質迎來了中糧這一新的主人。


在中糧的鼎力支持下,酒鬼酒踩準了上一輪白酒全國化的風口,迎來了數年的高增長期。


而當新一輪白酒調整期到來,風停了,酒鬼酒再一次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
受白酒行業整體大環境,和自身拉胯的業績影響,酒鬼酒的股價大幅下跌。年初,公司股價曾超過167元/股(前復權),如今,已跌至65.54元/股(12月18日收盤價)。即便如此,公司的動態市盈率仍超過33,遠高于A股主要白酒股的平均水平。

公安備案號:21130202000158 備案號遼ICP備20002978號
综合久久国产对白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